水石连州

龙泉夜话[三]:守卫连州城飞鹅坪要塞的最后一班人马

微博转播 2009-10-13 22:14:07 作者:晴空一鹤 [文摘] [刷新] 阅:13499 次 进入湟川文化论坛>>>
  •   核心提示:在遥远的那个1949年冬,人民解放军毫不费劲地拿下了李楚瀛部署在飞鹅坪要塞的那支泉水乡的人马。明知回天无力,李楚瀛仍尽忠尽义,至死不降,他的确是遵守了他的人生信条——“大丈夫以头颅许国”。

  “是李楚瀛旗下的第九团第二营。”四伯父抽了一口烟,稍作思索,然后重复说了一遍。这是在新中国六十华诞节日的一个晚上,已是七十好几的伯父与我聊起一些乡村的旧事,也谈到了当年守卫连州城要塞的最后那一营人马。 (水石连州NO.2004)
   (水石连州NO.2004)
  1949年11月,广东省第五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李楚瀛,在连阳地区组建“反攻救国第九军”,下辖三个师,每个师三个团。兵源来源于连阳各乡各保的壮丁,而伯父提到的那个营(连),不知有没记错番号,它是由主要由当时从连县第一区泉水乡征来的壮丁组成,却是可以肯定的事实。泉水乡原为龙泉乡(今卿罡、黄村)、水口乡(今新塘、水口)二乡,1946年合并为泉水乡。 (水石连州NO.2004)
   (水石连州NO.2004)
  连县解放前夕,李楚瀛歃血盟誓,对连阳党政军作了 “戡乱”部署,下了‘十杀’令,对人民通共济共等进行了严格的管制。并为“反共救国军”扩大征兵。当兵是很危险的差事,逃兵役在那时很流行,国民党当时有“吃兵额”的腐败制度,因此不愿应征的人家,花些钱即可免除兵役,还可以讨价还价。我父亲共有兄弟五人,我们家的兵役任务很重,大伯服役回来立即就得轮到二伯,二伯回来又轮到三伯。二伯不希望增加家庭的经济负担,也不愿意让自己弟弟去冒险,于是顶替三伯去服役。与二伯同去的,还有好些同村的,都同在泉水乡为主力的这个兵营里,驻守在连州城东面的飞鹅坪。飞鹅坪地处连阳要冲,往西是阳山县西江等地,往北是星子等地,多是游击盛行的地区。飞鹅坪是守卫连州城的军事要塞。 (水石连州NO.2004)
   (水石连州NO.2004)
  泉水乡下辖的水口村,是著名红色革命村落,不少人参加了地下党干革命。而在以泉水乡为兵源的国民党飞鹅坪驻军中,自然有不少水口村的士兵,其中有一些还是共党特意安插进来的内应,他们时不时向驻军透露一些解放军南下的消息,甚至能明确到什么时候解放军会到达连州城,以达到动摇军心的效果。事实上也是这样,李楚瀛的抵抗已是如卵击石,解放军完全可以按计划轻而易举的拿下连阳。 (水石连州NO.2004)
   (水石连州NO.2004)
  在1949年12月初的一天,解放军真的如期从星子打了过来,国民党飞鹅坪的驻军稍做一下抵抗并迅速溃退,退到巾峰山附近洲水堡的时候,决定进驻洲水堡休整,以为洲水堡这样的地方可以易守难攻。然而,解放军早已经在洲水堡周边布下了埋伏,架好机枪,来个“请君入瓮”之计,也就等着飞鹅坪退下来的国民党驻军进入洲水堡了。等部队全部进入,打上机枪,喊下几阵话,飞鹅坪驻军就这样被解放军轻而易举的拿下,当了俘虏。而李楚瀛在州城,见大势已去,匆忙退逃。 (水石连州NO.2004)
   (水石连州NO.2004)
  1949年12月8日,连州解放。我二伯他们这些国民党军的俘虏,被安置在中山纪念堂,解放军对他们很优待,有饱饭吃,等这些俘虏自省得差不多了,才开始做思想工作。最后,告诉这些国民党士兵,解放军是为人民打天下的,而大家也是来自人民群众,并说如愿意加入解放军的就留下来,愿意回家耕田的也尊重大家的意见。我们村的这些人都选择了回到老家,于是解放军就发了点盘缠给他们,然后就地解散了。 (水石连州NO.2004)
   (水石连州NO.2004)
  而老家卿罡这一边,村民长期只能听到国民党的宣传,听说解放军来了,都害怕了。纷纷向四周的高山上逃逸。小时候奶奶就曾告诉我,刚解放的时候,她带着我爸他们跟其他村民一道,携锅带粮逃上村子东面的挂榜山上,山上水很宝贵,煮饭容易浪费水,他们就只能炒米度日。后来才知道,解放军来了,对百姓秋毫无犯,才放心返回。比如暂驻在我们卿罡上唐唐氏祠堂的一个连队,连长叫黄土务,解放军纪律严明,每天都将祠堂以及公共场所清扫得干干净净。而我二伯他们这些国军俘虏释放回来后,也跟大家说了解放军的好政策。就这样,村民对共产党愈加信任和感激。“得民心者得天下”。 (水石连州NO.2004)
   (水石连州NO.2004)
  在当时的大局势下,李楚瀛的“反共救国”显然是徒劳的。但李将军宁死不屈,也因此带上了一丝悲剧性的传奇色彩。 (水石连州NO.2004)
   (水石连州NO.2004)
  李楚瀛,曾经担任国民党三十一集团军中将副司令兼八十五军军长,在抗日正面战场奋勇杀敌。回望近代的连阳,又有谁对我们中华民族的贡献大于李楚瀛将军呢? (水石连州NO.2004)
   (水石连州NO.2004)
  一位能为我们的民族而置个人生死于不顾的将军,品质应当是相当不错的。于是我问四伯,该如何评价李楚瀛这个人呢?好人还是坏人?四伯顿了顿,犹豫的下不了定论。只是说:“唉,李楚瀛这个人啊,就是忠诚,要是投降了也不会落下这个下场,特别是还定个‘十杀’、‘十一杀’。解放前的农村啊,老百姓真的很贫困的,许多人家没田没地,经常下锅都没粒米啊。解放能分田分地,大部分群众是拥护的。共产党关键是胜在这一点。” (水石连州NO.2004)
   (水石连州NO.2004)
  末了,四伯又说:“李楚瀛胆子大,也很正气,打击詹宝光这些贪官毫不手软。詹宝光名声不怎么样,咱们这边黄村出的那位县长黄麟玉,就是被詹宝光挤走的。” (水石连州NO.2004)
   (水石连州NO.2004)
  在遥远的那个1949年冬,人民解放军毫不费劲地拿下了李楚瀛部署在飞鹅坪要塞的那支泉水乡的人马。明知回天无力,李楚瀛仍尽忠尽义,至死不降,他的确是遵守了他的人生信条——“大丈夫以头颅许国”。 (水石连州NO.2004)
   (水石连州NO.2004)
  李楚瀛不是一位识时务的俊杰,他是充满悲情的人物,但是他的胆识,他的尽忠尽义,他的宁死不屈,不由地让我心生敬意。李楚瀛,一个昨天还被人们毫不手软地描绘得十恶不赦的人物,今天如让我来评价,我会比起我的四伯更加的矛盾,心情也更加的复杂。 (水石连州NO.2004)
   (水石连州NO.2004)
  如今只能通过四伯转述当年的沧桑。我们村像我二伯父这样在连州解放前夕由李楚瀛部署在飞鹅坪驻守的人马,都已经作古,更多的细节,也已随他们而去,成了永远的迷。这的确是一件憾事。 (水石连州NO.2004)
   (水石连州NO.2004)
  晴空一鹤 (水石连州NO.2004)
  2009年10月13日晚 (水石连州NO.2004)
   (水石连州NO.2004)
  附图: (水石连州NO.2004)
   (水石连州NO.2004)
  
(水石连州NO.2004)
  (摄影/白丁) (水石连州NO.2004)
  这是洲水堡的解放门,从白丁在原图解说中得知,解放军是从这里进入洲水的。解放了洲水,是否意味着连城的大门洞开。 (水石连州NO.2004)
   (水石连州NO.2004)
  
(水石连州NO.2004)
  (摄影/白丁) (水石连州NO.2004)
  洲水坚固的城墙,人心向背,固若金汤亦无法守护。根据老人的说法,从飞鹅坪撤退至洲水休整的国军,早已经安插了水口村的红色内应。

  进入水石连州论坛浏览《龙泉夜话[三]:守卫连州城飞鹅坪要塞的最后一班人马》>>>

[ 来源:水石连州论坛 ]
 
相关文章推荐
人文连州文章推荐
主办:广东水石连州网 程序设计:TGF
发现不良信息请登陆论坛举报 客服QQ:26744513 
关于水石 - 水石连阳新闻中心简介 - 联系方法 - 客户服务 - 帮助中心
广东水石连州网©2001-2009